濂溪后裔,传至今朝

来源:永州摩崖石刻作者:敖炼时间:2019-04-15 查看数:0

濂溪后裔

李嵊慈《濂溪志》周敦颐像

周敦颐去世后,黄庭坚、苏轼等文人应周寿、周焘之请,作有诗文。其中,《濂溪词并序》?#35789;?#40644;庭?#23882;?#21608;寿之请而作,开篇“舂陵周茂叔,人品甚高,胸中洒落,如光风霁月。”其中的“洒落”亦成为描述周敦颐人品的代名词。而元祐四年(1089)周焘请苏轼撰写的《故周茂叔先生濂溪》“先生本全德,廉?#22235;?#19968;隅?#20445;?#26356;是成为宋代文人生活的写照。

淳熙六年(1179),周敦颐曾孙直卿自九江拜访朱熹,以《爱莲说》墨本及《拙赋》刻本赠与,《爱莲说》、《拙赋》得到广泛传播,成为千古名篇。     淳祐元年(1241),从祀孔子庙庭,帝王提倡,?#23380;?#35762;习。景泰七年,朝廷崇奖理学、优恤后裔,恩命频下。景泰七年(1456)?#29031;?#33267;京,周冕授翰林院五经博士,世袭札还道州奉祀。从十二世至十九世,“冕(明景泰七年始受封博士)-绣麟(冕长子,袭)-道(绣麟长子,袭)-联官(道嫡子,袭)-治(职官长子,应袭,引疾,与子汝忠)-汝忠(治长子,袭)-莲(汝?#39029;?#23376;,明未袭)-嘉耀(莲长子,康熙二十四年题准袭职)。”后裔相继受爵,作为濂溪血脉传衍,保?#33267;?#29305;殊的世家地位。

蒙“五经博士”封爵而来的恩典,将修复门坊楼亭、修葺祠宇塑造成理学神圣的体验与见证。据《(光绪)道州志》载:“(濂溪祠)正祠三楹,前为礼厅,左为御碑亭,?#27492;?#29702;宗所赐书院额及杨允恭谢表刻石,树丰碑焉。礼厅之前为像,厅有石刻,阳为元公像,碑阴为《爱莲说》,外为棂星门,门临通衢,左右二坊曰继往、曰开来。其右宗子居之,曰‘文献世家’之门。前为仰濂楼,俯瞰濂水,后为太极亭、爱莲亭。”这些门坊楼亭,以建筑方?#22870;?#29616;出来,不但是祭祀濂溪的场所,而且是后裔等的活动空间;不但构成了濂溪故里的重要景观,而?#39029;?#25285;着传播、教化的功能,具有景观性与教化性的统一,拓展了以濂溪故里为中心的文化地理空间,是理学发展的重要阐释物。

月岩

月岩位于湖南道县城西20公里处清塘镇小坪村,相传周敦颐幼年时曾经在此乘凉读书,领悟太极。道光《永州府志》记载:“濂溪以西十五里,营山之南,有山奇耸,中为月岩。旧名穿岩。其距州约四十里焉,岩形如圆廪,中可容数万斛。东西两门相通,望之若城阙。中虚其顶,侧?#20449;?#30568;,如月上下弦,就中仰视,月形始满,以此得名。岩前奇石如走猊伏犀,形状不一。相传周子幼时,尝游息岩中,悟太极,?#35270;?#31216;太极岩。有书堂在岩内,石壁环之。”自宋时起,历代文人墨客推尊周敦颐,先后在月岩题咏刻石,月岩独特的自然景观,加上厚重的人文景观,成为了探究濂溪理学的佳?#22330;?nbsp;  

南宋景定三年刘锡、李挺祖诗刻

经湖南科技学院国学院田野?#30142;臁?#36367;勘、绘图、拓本制作、文字著录等,目前已?#30142;?#21040;月岩摩崖石刻共计63幅,大部?#27835;?#24405;入方志文献。其中,宋刻2幅,均与南宋道州濂溪书院的兴起有关。“淳熙(壬戌),知州事赵汝谊重建(书院),并塑二程先生像。”该书院为胡安国于绍兴壬子(1132)“自给事中免归”道州时,对舂陵太守向子忞所提出,淳熙五年(1178),“以其地之狭也?#20445;?#30693;州赵汝谊等“更度”重建,张栻等人为之作记,数百年一脉相延。景定四年二月,知州杨允恭“请于朝上御书‘道州濂溪书院’六大字,锡以玺书,驰锡之?#20445;?#24182;筵请专职从事文件书写类职务的李挺祖书迹刻石。李挺祖作为“濂溪书院掌御书臣”在月岩刻有国子监主簿刘锡所作的诗文。

明代周冕《题月岩》石刻

明代石刻共有37幅,其中最早的是“明翰林五经博士”周冕所作《题月岩》,彰显了近百年重视濂溪思想的传统,开明代题诗刻石之先河。月岩记录了不为文献所记录的史料,是研究周敦颐思想的一手资料。其后,世袭翰林五经博士的周绣麟悉读家藏,承其家风,与当时官员、士人等来往甚密。一方面,为这一时期濂溪学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氛围。

明周绣麟《游月岩次宗主陈公韵》

月岩不仅有周绣麟《游月岩次陈宗师韵》“陈公乘?#23621;?#20339;境,幸得追陪共一临?#20445;?#21363;与岳麓书院山长陈凤梧的酬唱诗文,也有徐爱、顾璘、黄佐、顾鲸等阳明后学慕名前来刻石,他?#21069;?#35775;遗迹,深挖濂溪思想的内在意蕴,但?#20013;?#21547;着另一种价?#31561;?#21521;:把朱熹解“太极”为“理”的思路转向了心性之学,诸如张乔松辨月岩为太极岩,开启历代月岩与“太极”辩论的新思?#20445;?#32993;直“如月之?#23567;?#31561;题跋,在濂溪学中注入“心学”的因子,成就了一种新的学术气象。另一方面,补辑濂溪学研究的新材料。月岩石刻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不见载于传世文献,例如赵汝谊祈雨题刻、许岳月岩诗刻等,可以?#20851;?#28610;溪志》的未辑,又如月岩徐爱诗刻,确定了阳明等寻访月岩的时间?#36824;?#40607;的二则碑刻,?#25925;?#20102;顾麟与当时文人之间的交游等,极大地补充了现存文献的遗漏。

清代张铭“拙榻”

清代石刻12幅,分为三类:一是经学盛行,对濂溪理学的返古动向,例如张铭“拙榻?#20445;词?#22238;归到周敦颐的《拙赋》。二是清代文人的交游,如范辉璨与宗廷月岩交游。三是濂溪后裔群体的诗文。

民国二十六年张之觉“豁?#36824;?#36890;”榜书

民国石刻8幅,主要为县长张之觉、周仁术、?#21402;?#32792;?#20154;?#39064;榜书,以及《重修月岩记》、《重修月岩小引》,体?#33267;?#27665;国官方对月岩的重视等等。

     总体上看,月岩石刻具有极高的哲学价值、文学价值、文物价值、文献学价值等,是极好的交叉领域,研究前景极其可观。

图文编辑:张洵之

相关新闻
波斯波利斯对塔什干棉农直播
快3大小单双技巧总结 易网彩票预测汇总 领航团队彩票在线计划 鹿岛鹿角 北京pk10最稳办法 金鼎国际 大庆冠通手游二人麻将 北京塞车走势图大全 幸运飞艇两面盘计划 pk10自动投注软件安卓 十二生肖走势图 e博网址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高频e球彩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么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记录